それは君の耳に届かないくらい小さな、

冷门堆积地。无固定墙头。一击脱离重症。駄目人間。

私の彼はパイロット

*一个蹭得过分、禁欲系而且明显OOC的里恩。管制员黑衬衫制服参考副班的夏服初始设计

*灵感来源于这里:

weibo.com/1710714067/CxUW3nJg7?type=comment#_rnd1441468181520

*有空的话会写写以前的事

*雷                

 

私の彼はパイロット 

 

 

托利斯塔机场,今天也是一派繁忙的景象。作为虽然不算大但仍然是个客流量不小的民用机场,每日都有大约一百架飞机在这里起落。对于这个机场来说,这一天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也是特别的一天。

“早啊,里恩,我来报到了。”

“早……”

上午11点,成为托尔兹公司的飞行员已有两年的克洛·安布斯特穿着笔挺的白衬衫和黑色的机长制服,和打着哈欠的副机长菲·克劳赛尔在管制台出现了。这一举动似乎惹得面前的管制人员有所不满。

“早上好,安布斯特机长。还有克劳塞尔副机长。”

管制台成员里恩·施瓦泽用公式化的称呼变相提醒着自己的室友这里是工作场合。这位穿着管制人员统一的黑色衬衫制服,戴着眼镜的黑发青年看上去还很年轻,却缠绕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凛然气质。虽然面对的是已经同住过两年的室友,但里恩似乎想尽量避免在工作场合任何显得不专业的举动,往往以姓氏和职务来称呼对方。对于一向不拘小节(在里恩看来是太过随便)的克洛来说,这种执着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不过克洛并不打算在称呼上和对方耗,他把手里的飞行计划书递给里恩,跟身边的菲交换了一个困倦的眼神。这番举动被里恩看在眼里,他摇摇头,将批准好的飞行计划写进飞行进程单里,一边头也不抬地说:

“今天下午飞悠米尔?”

“哦,是啊。顺便能替你回家看看。有什么口信要我带给你父母的么?”克洛热心地说。

“好意心领了,不过不用了。”里恩淡然地拒绝,克洛苦笑着说“真冷淡啊”,不过倒没多少抱怨的意思。

 “说起悠米尔,今天的上空情况不是太好。锋线在靠近,积雪也在增加,气流也相当紊乱。”里恩将天气预报的图像在屏幕上给两人展示出来。

“毕竟是这么个节日啊,不下雪好像说不过去。”克洛像是碰到难题似的皱起眉头,菲在一旁轻声吐槽“克洛,没人规定跨年一定得下雪”,克洛挫败地挠挠头:

“你们这些人啊,怎么都没点浪漫情怀?况且不飞不行吧,不然机场得被急着回家的人掀翻了不可。”

“那就考虑好返航的可能性吧。我建议将托利斯塔或是凯尔迪克作为备降机场。”

里恩表情认真地建议。克洛沉思半晌,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就多带一个小时的燃料,把托利斯塔作为备降机场好啦。不过,我猜多半是用不上的。谁叫本大爷是天才呢!”

里恩顿时露出了一脸我就猜到的表情,微微叹气,然后转向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小个子女生。

“菲,你作为副机长要好好看住克洛,别让他太乱来了。飞机上可是——”

“有上百个乘客,对吧。里恩,好啰嗦。不用你说我也明白该怎么做。”菲语气随便地说,里恩的表情停滞了两秒。

“而且真正能管住克洛的并不是我。”

这话让里恩哑口无言了片刻,头痛地叹息:

“所以你们俩搭档的时候我是最担心的。”

“安啦,你每次都这么说,但哪次不都妥妥完成任务。”克洛不以为然,接着三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菲第一个离席,说要先去准备,剩下克洛和里恩两人杵在原地。里恩看了克洛两眼,选择性无视了他的一脸期待,坐下来做当天的工作。

得得,真是完全不能指望这家伙。克洛轻声叹息,绕过里恩的工作台走到他身边,余光瞥到屏幕上显示着同样前往悠米尔的上一个航班的天气报告。他差点要笑出声,为了对方的不坦率。原本就是飞行员出身的里恩,比一般人都能理解这份工作的意义。事实上许多次,自己也是因为里恩的认真和细心才免去了不少危险和不必要的麻烦。

要是能再可爱一点的话就好了。做着不切实际的想象,克洛没注意到里恩抬起头看着自己。

“还有什么事吗?”里恩催促地问。

“哦,对,想问你等会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来着。”

“……这边的工作恐怕没那么快结束。”

“没关系,反正下午4点才起飞,天气恶劣的话恐怕也是要在那边过夜了。既然没法一起跨年,那提前一起吃个年饭也是可以的吧?”

黑发青年先是为对方加上了些许乞求意味的请求怔了怔,思索几秒之后踌躇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那待会儿餐厅见~”

克洛冲他眨了眨眼,脚步散漫地走开了。里恩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去,下意识回过头,发现马奇亚斯不知何时正站在自己身后,不由得吓了一跳。尽管是同期进入公司,马奇亚斯在管制员的职场上可说是他的前辈,那个严以律己并且严以律人的性格使得不少人对他敬而远之,还有某些是根本合不来的——比如这家公司现任老板的弟弟,同时也担任飞行员一职的尤西斯·阿尔巴雷亚。两人水火不容,只要碰上面就吵,在通讯频道里也不例外。托他们的福,里恩认为在职场上最好还是公私分明,免得制造更多的矛盾。

但像克洛这种不管有没有自己的航班都会跑来管制台骚扰他的,虽说是不可抗力,里恩还是多留了个心眼。比如这会儿马奇亚斯神情严肃地注视着自己,想来大概是方才克洛的举动让他有点不爽。里恩刚想开口解释,马奇亚斯却说:

“今天悠米尔的航班,好像很多都被滞留了。”

“积雪的关系吧。如果能及时清理掉的话就好了,问题是今天下午……”

“就算飞过去,今天也回不来了吧。不一起过没问题吗?新年。”

没想到马奇亚斯会在这种地方说出这种与工作无关并且善解人意的话,里恩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

“不,这也是工作。”顿了顿,他理所当然地回应道。

“是吗。本来这样的天气,停运也是无可厚非的……”马奇亚斯似乎在为他感到遗憾。里恩想起克洛那张攻无不克的嘴脸,不知该叹气还是该笑。

“因为让乘客失望不是他的风格吧。”

 

 

午后13点,里恩终于结束了一趟客机的引导,前往员工餐厅赴约。克洛那头显眼的银发让他轻易找到了位置。他在克洛对面坐下来,随手翻看着菜单,对上面用特大字号吸引眼球的新年特别套餐无动于衷。他正要在点餐纸上写下单人B套餐并准备问克洛要吃什么时,克洛表示他已经点好了那个看起来傻气得不行的新年特别套餐。那似乎是个双人套餐,于是里恩放弃了,将菜单放在一边。

“晚上就只剩你一个了,今晚不用加班的话就回去好好睡一觉吧。”克洛边玩弄着餐具边说。里恩似乎不敢苟同。

“你还没上机,谁也不知道到时会不会返航。”

“我的技术你还信不过吗?”克洛先是抗议,随即又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还是说我返航会更好?”

“这种说不准的事情,现在决定也没用吧。”

话虽如此,里恩的语气却不像之前那样死板了。新年特别套餐在这时送上餐桌。猪排荞麦面和年糕,说来员工餐厅也就只能提供这些东西了。克洛对餐点似乎颇有微词,但里恩却毫无怨言地吃了起来,于是他也就只好悻悻地开始进食。

作为退役和现役飞行员的两人以体育社团一般的速度将午饭吃完,趁着午休时间还没结束,克洛抓紧时间抱怨道:“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今天飞呢,这日子该排班给没对象的人才对。”

“这样对别人也太不公平了吧。”里恩无奈地说,就在这时,克洛突然将脸靠近了他。

“里恩,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你是指什么?”里恩眨了眨眼。

“装傻是不好的哟,里恩酱。这种特殊的日子,两个人又没法一起过,总该有点什么表示吧?”

都暗示到这份上了,即便是里恩也该明白克洛在想什么了。不过克洛想要他说的或是做的,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妥协。于是他只是喘了口气,移开眼站起身。

“我还有工作,先走了,克洛你自己注意安全,准备工作也不能偷懒。”

仿佛要转移话题似的叮嘱了一句,里恩便端着餐盘离开了餐厅,留下克洛一人愣愣地坐在那儿,半天才不愉快地靠在椅背上嘟哝:

“真是个不坦率的家伙……”

 

 

下午16时,在与机组成员商量好返航的可能性等相关事项后,克洛和菲在驾驶舱内各就各位,随时准备起飞。舱内的通讯频道响起了里恩清冽的声音。

“托尔兹206,这里是塔台,请调至频率130.35。”

“控制塔130.35,这里是托尔兹206。”菲对着耳机的麦克风回答。

“托尔兹206,风向022度,风速5节,可以起飞,跑道25R。”里恩指示。

“可以起飞,25R跑道,托尔兹206。”

“保持一边联系进近悠米尔,再见。”

里恩刚说完,克洛就突然用严肃的表情对着麦克风说:

“对了里恩,我昨晚的衣服忘记扔洗衣机了。”

在这种时候还用通讯频道说这种事,只能说不愧是克洛。菲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等机长把恩爱秀完——幸好这条频道也只有他们三个能听到,否则里恩一定会生气的吧。

控制塔那边先是一阵微妙的沉默,然后传来了有些无奈的回应。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一路平安。”

仿佛被这句简短的回应打了鸡血,上了飞机以来就格外安静的克洛突然坐直了身子。

“好!我争取今晚回来!这趟完了我就回来!”

“不要乱来。”里恩适时泼了他一盆冷水,然后频道就沉默了。

菲瞟了克洛一眼:“我们走不走?”

“走起!最后检查。”克洛看起来还沉浸在自己的雄心壮志里。

“检查完毕。”

之后克洛下了通知客舱的指令,做完一系列的最后准备工作后,克洛一声令下:

“OK,我们出发吧!”

 

 

飞机平安无事地起飞,潜入云海之中。在电脑上观测到这一切的里恩舒了口气,将通讯器摘下。他当然不会把克洛开完这趟飞机当晚就回托利斯塔的野心当真,但返航的最坏准备还是要做好——虽然他认为,也许这些准备是在白费功夫。

而在飞机上,从托利斯塔出发之后上空一直没有什么状况,空闲下来的克洛和菲就这样在驾驶舱内闲聊起来。

“说起来也真快啊,已经两年了呢。”克洛一边观察眼前的航路一边感慨,“感觉真是一眨眼的工夫就过去了。”

“你是指你从克洛提德公司跳槽过来,还是指你跟里恩的事?”

“都是啊。这架‘红翼’还是当年他驾驶过的。当然我认识他还要更久就是了。”

“红翼”就是他们目前驾驶的这架客机,因两翼有红色的涂装设计而得名。菲歪歪头,去年才来到托利斯塔的她跟里恩认识的时间还不是很长。菲看起来还是个小孩,实际上在佣兵部队长大,开战斗机出身。至于她是怎么被挖过来的,一直是不解之谜。据说负责飞行员培训的莎拉教官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在跳槽之前你就认识里恩了吗?”

“哈哈,单方面的啦。不过王牌机师嘛,在业界也是有名气的。”

菲听出克洛的话里有话,不过他似乎并不打算细说,她也没打算过问。里恩之前是公司里数一数二的飞行员这点她也有所耳闻,因为某些原因从机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做管制人员,当时在公司里似乎还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不过,从认识到现在,里恩的老妈子性格还是一点都没变。”菲难得也八卦了一把。“里恩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么?”

“唔,谁知道呢~”

“克洛,小气。”

“这种事就让我小气一下吧~”

随口搪塞着副机长,克洛的思绪飘回刚认识里恩的那阵子,想起那仿佛无声地承受着无法承受的一切的肩膀,生硬又拒绝的眼神。那种模样的里恩,是适合藏在回忆里而非说出口的。至少现在他还会偶尔回应自己开的拙劣玩笑,想到这一点,克洛又觉得年底最后一天还要出勤的自己也没那么凄凉了。

又过了一阵子,飞机已经快到悠米尔上空了。但前方的视野全是灰蒙蒙的云,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状况有点不妙。”菲皱起了眉头。

“意料之中。先联络地面。”

“是。”

结果悠米尔的控制塔也没给他们更好的消息,虽然跑道已经清掉积雪,但天气没有放晴,能见度不过700米。

“路面制动差不多是最低值……怎么办,克洛,要开始吗?”

“那是当然的咯,不然特意飞过来的意义就没了。开始进近吧。”克洛联系塔台,“这里是托尔兹206,请求雷达引导ILS02R。现在准备开始进入着陆姿势,拜托了。”

 

 

“托尔兹206的状况怎么样?”马奇亚斯站在里恩的背后问。里恩摇摇头:

“不行,没能着陆。”

“要返航吗?”

“不,他应该会再试一次。”里恩的眼睛紧盯着屏幕,马奇亚斯看了看他,说:“如果不行就让他回来,否则燃油撑不了那么久。”

“我知道了,我会让他适可而止的。”

马奇亚斯拍了拍里恩的肩膀,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里恩闭了闭眼,又全神贯注在相隔遥远的那架飞机上。

 

 

“克洛,这是最后一次尝试了,燃油只能撑到返航为止。”菲紧握着操纵杆警告道。

“我知道啦。菲,交给我来控制。”克洛结束了对舱内乘客的说明,再度抓回操纵杆。

“了解,你来控制。”

面对着眼前雾蒙蒙一片的灰色云层,银发男子的额头上滑下一滴汗。

“拜托了,让我成功吧——”

 

 

>>> 

 

 

宽大的落地窗外,夜晚机场的跑道灯和远处的灯火宛如繁星。眺望着已经看惯了的风景,里恩喝了一口热咖啡,然后掏出了手机,就在他想要发点什么的时候,身后传来不止一人的声音,像是在呼唤他的名字。他回过头去。

“艾利欧特,盖乌斯,亚丽莎和艾玛也在。”

昔日的同学和同伴微笑着向他走来。里恩惊讶地说:“大家怎么都还在?”

“你不是也还在吗,傻瓜。”亚丽莎善意地指责道,“我是因为公事来核查飞机零件的,艾玛是才刚下飞机吧。”

“嗳,是的,然后就碰到亚丽莎了。”艾玛笑呵呵地说,看起来倒是没有多少倦意。

“我跟盖乌斯一班飞机的,也是刚着陆没多久。话说回来,我们的行程里恩你不应该最清楚了么?”说话的艾利欧特与艾玛同为空乘人员,身边的盖乌斯一身机长制服,用温和的眼神看着他们。

“说的也是,抱歉,今天事太多就忘了。”里恩带着歉意摸摸头。

“今天克洛不是要飞悠米尔?那边的天气很糟糕吧,成功着陆了吗?”艾利欧特问。

“嗯,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落地了。”想起刚刚惊心动魄的经历,里恩叹了口气。

“那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难得碰面,一起过节吧。”艾玛建议道。

“咦?可是我还要加班……”

“现在已经没有航班啦,走走走,一个人闷着过年有什么好的。”

不顾里恩的婉拒,亚丽莎冲上前去,和艾利欧特一人一边拉着他往来时的方向走去,航站楼再度归于平静。

 

 

走出航站楼不多时,头上就落满了细小的雪花,清清静静的,带着些许锐利的冰冷。外面温度低,雪花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融化——这让克洛联想起不在此处的里恩,那个人的身上也萦绕着与故乡某种相通的气质。

嘴里呼出的气化成了白雾,克洛感觉喉咙干得发痒。他搓了搓手,忽然想起该给里恩报个平安,尽管对方肯定已经知道自己着陆了。他用几乎冻僵的手指艰难地打着短信。

「我顺利着陆了」

过没一会儿,手机便传来了回信。

「才没有很顺利吧,笨蛋。没事就好。」

克洛笑得重重吸了一口气,结果更多的冷空气害得他咳嗽起来。虽然今天没法回去陪里恩,不过为了尽快赶回去,克洛已经安排好了开早班机回托利斯塔。他没打算把这事告诉里恩,毕竟今天就够他折腾的了。管制台还有马奇亚斯和劳拉他们,照排班来说明天里恩是放假的,如果能让他好好歇一天也好,这样自己回去补休的时候也可以抱着他睡一天。

怀抱着美好而别有用心的愿景,克洛愉快地回了一条短信。而面前不远处传来的喊他名字的声音,让他疑惑地抬起头,发现一个中年男子打着伞往这边走来。

“这不是施瓦泽先生吗,您怎么来了?”见来人竟是里恩的父亲,克洛满心惊讶。

特奥·施瓦泽将手中的另一把伞递给克洛,满脸笑意。

“我听里恩说你今天要来,他说你也许要在这边住一晚,让我接你回家。”

这举动让克洛一时间措手不及,但转念一想这不动声色安排好一切也确是里恩会做的事。克洛接受了这份好意,跟在特奥的身后走向停车场。特奥一边走一边问里恩的近况,他捡了些无关痛痒的部分告诉对方。虽然里恩的父母早就知道他们俩的关系,但这也不代表他能事无巨细全说出来。

“你来一趟真好,平时那孩子不太跟我们说起他自己的事,虽然都是成年人了,不过当父母的还是会担心啊。爱丽榭也是,成天念叨着他。”

他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里恩有多让人担心,在之前相处的两年间克洛已经充分了解了。再加上过去发生的事,家人果真会顾虑,然而又不便多问,只好从自己这儿探听消息。这其中要除去里恩的妹妹爱丽榭——那姑娘对哥哥的感情,可是到了会对克洛抱有敌意的程度。

想到这里,一股奇妙的罪恶感顿时涌上心头,克洛不由得脱口而出:

“真不好意思,来的不是里恩而是我。”

特奥·施瓦泽看起来十分惊讶。

“不不,你也用不着道歉。我们也很高兴,露西亚还在家里做好了年饭呢。”

跟自己家人过节什么的,对克洛来说以前几乎是想都不会去想的事。他已经好些年没有回家乡了。没想到有一天他竟会在恋人的故乡,与对方的家人作陪共度新年,这个事实让克洛觉得没什么真实感。

至少里恩在这里的话就好了。他暗暗想。坐进了车子后,特奥开车平稳地驶离了机场。途中气氛还算愉快,两个男人天南地北的聊了不少事情,起初还有些顾虑的克洛,也因为感受到对方单纯的好意而放松下来。

就在这时,手机上又发来一条回信。克洛打开一看,嘴角牵起会心的弧度。

「新年快乐。替我向父亲母亲和爱丽榭问好。」

车窗外的雪花飞速掠过,朦胧的风雪中,他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钟声。

 

 

次日,克洛和菲开早班机回托利斯塔。比起昨天害他们折腾了老半天的悠米尔,托利斯塔上空几乎是万里无云。菲打开了与塔台的通讯频道,里面传来了熟悉但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托尔兹206,这里是托利斯塔。辛苦了,现在告诉你停机位置号。”

要不是安全带绑着,克洛大概会从驾驶座上弹起来。他不顾菲投来的目光,抢先按下通话键。

“里恩?你怎么会在?!”

“这种事等你回来再说吧。现在先说正事。”里恩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克洛也就只好没辙地表示同意。

“停机位置是7号。进近托利斯塔,北侧没有问题,一切顺畅。”

“了解。”菲回应后,频道就陷入了安静。短暂的沉默后,克洛长长地叹了口气。

“真是……我还特意不告诉他呢。”

“就算你不特意告诉他,他也能看到第二天的航班安排吧。”菲提醒道,克洛摇摇头,不知是在为自己的轻敌而感慨还是在为对方始料未及的行动感到不赞同。然而他的副机长在调试的间隙多瞄了他几眼,告诉他:“你在笑。”

确实,克洛在笑。他自己也无法抑制自己的笑意。虽然昨晚没有打电话给里恩,但经过昨天那惊心动魄的着陆后,被想听见的声音迎接回来,他的内心仍然不可抑制地泛起了喜悦。这份喜悦之情化为一阵切实的笑声,需要被年轻过头的副机长指责他这样太过恶心才得以制止。

然后他再度集中精神在眼下的着陆上,没了恼人的云雾的遮挡,连地面都显得亲切了不少。

 

 

工作告一段落的里恩伸了个懒腰,摘下眼镜揉了揉眼角,端起桌上的杯子准备再去加点咖啡。最近因为年末,彻底地让他一个红茶党不得已天天与咖啡为伍,对此尤西斯很有些意见,考虑到里恩是为数不多与自己站在红茶阵营的伙伴。里恩端着装满咖啡的杯子,疲惫地盯着飘出来的热气,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吓得他差点把一杯滚烫的咖啡全泼出来。

但他很老实地跟随那只疑似绑架的手退到无人的角落里,那只手松开的当口他转过身毫不犹豫地叱责道:“克洛,这样很危险!”

“抱歉抱歉。”那个轻松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歉意,“看你松懈的样子,想稍微捉弄一下而已。”

“真是的……”里恩叹了口气,“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回家休息吧。不是累了一天了吗?”

被他这么一说教,克洛顿时拉下了脸,双手按住了里恩的肩膀。

“要这么说的话你也一样吧。你怎么还上班?不是今天休息吗?话说你该不会昨晚又加班到深夜了吧?”

里恩看着发出一连串疑问的对方,隔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我今天上早班,中午就能回家。虽然也能猜到他是为什么特意调班的,不过要他亲口承认还是有点难度。于是克洛没再纠结,略带遗憾地松开了手。我先回去,他说。里恩点点头,克洛摆摆手背过身离开。

 

回到两人一间的员工宿舍,克洛换好鞋进门,将制服外套和行李箱搁在门口。他感到肚子有点饿,走进厨房本想自己煮点什么,却发现炉灶上放着一口锅。打开一看,竟然是还有点温度的咖喱。电饭锅里还有煮好的米饭。做到这个份上,即便是克洛也哑口无言了。这时他又想起昨天临走前他在通讯频道里对里恩说的话,快步走向阳台。果然,前天没洗的衣服都已经被洗干净,随着微风在晴空下摇摆着。

“真的假的,那家伙到底有没有睡觉啊……”

昨天他着陆之后,里恩肯定还没下班,他搞到几点才回来,煮了饭还洗了衣服,今早还要上早班。真是服了他。

克洛将饭热了,浇上咖喱,坐在餐桌旁吃起了里恩做的咖喱饭。不算宽敞但五脏齐全的两居室,阳光会毫不吝啬地倾洒进屋,白天的房间,即便不开灯也是亮堂堂的。咖喱饭的温暖味道沁人心脾,这就是俗话说的家的味道吧。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独自吃着咖喱饭,看着阳台上晃荡着的洗好的衣服,让他感到自己是被爱着的。

当指针走过下午两点,里恩回来了。他一边换鞋一边说我回来了,一起身就被某人抱了个满怀。闻惯的淡淡烟草味和洗干净的衣服的味道,让里恩的肩膀微微松懈下来。

“你回来了。”克洛宛如叹息的低沉声音在颈窝边震颤,里恩由着他就这样抱了一会儿,见他完全没撒手的意思,轻轻推了推他。克洛不满地抬起头,没等里恩说话,便拿掉他的眼镜,凑上前亲他的额头和毫无遮挡的眼睛。在他把目标转移到嘴唇上时,里恩终于觉察不对劲,推他的劲用得更大了些。克洛不肯放过他,硬是纠缠不清,直到怀里的黑发青年呼吸急促起来。最后里恩忍无可忍轻咬了一下仿佛戏弄自己的舌头,这才让他退出来。

“做什么,一回来就……我以为你在午睡。”里恩皱起了眉头,眼里却没有太多的愠意。克洛摸摸他的脑袋,两人的距离依然近得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吃过饭了吗?”克洛问。

“在餐厅吃了。”里恩照实回答。

“接下来的一天都能歇着了吧?”

“嗯,明天轮休所以不用上班……”

“那就好好陪我一天吧。”

“咦、等一下克洛——”

不等里恩说下去,克洛便伸手抽走他打得一丝不苟的领带,解开他制服衬衫的纽扣。说起来虽然他也就见过一次里恩穿机长制服,白衬衫衬得年轻人很是精神;后来,他就只见他穿黑衬衫了。黑衬衫穿在里恩身上很有些禁欲的风味,加上眼镜更甚。像是要把他的忧郁气质都包裹起来,这衬衫具有这样的作用。

起初,里恩还会对这种大白天就肆无忌惮的行径试图做些抵抗。之后他半推半就着进入卧室,衣服像糖纸一样被剥离,露出瘦削而紧实的躯体,他便没再抵触。就像一颗硬糖在唇舌下渐渐融化。不如说,他本来就该这样,克洛明白。里恩·施瓦泽并不是个会拒绝人的人,尽管在某些情况下,他的脑袋瓜坚硬固执得叫人费解。但就像他表面上平静到几乎是有些淡漠的回应,私下却会不惜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跟别人换早班,就为了亲自迎接自己的归来;还有在悠米尔他的家人来接自己,提前做好的咖喱饭和洗好的衣服——这是他所能想到的对爱意的表达方式,异常的笨拙,但克洛却受用这一套。他了解他。这是两年一直住在一起、反复确认过感情的他们之间的信赖。里恩的身体跟他的性格一样踏实,克洛拥抱他,就像拥抱大地。对上那双薄紫的湿润眼眸时,他才会想起来,这个人已经没办法再飞了。然而他看着自己,就像看着天空的倒影一样。眼睛跟当初一样清澈。

两个人在午后的卧室内激烈交合,直到暮色笼罩整个房间。精疲力竭的他们互相拥抱。克洛满足地梳理着怀中恋人的头发,终于缓过神来的里恩半眯着眼睛看着他。

“克洛,你怎么了?”

“只是想这么做而已。”银发男人吻了吻他的眼皮,“那身制服就跟你的眼镜似的,只要穿在你身上我就忍不住想脱掉。”

变态,里恩微微变了脸色低声骂道,而克洛却愉快地笑了起来,使劲儿抱紧了他。

“你在想什么呢,里恩,还非得在新年上早班。”

“……昨晚跟艾利欧特他们一起过了新年。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

“所以就来接我了?”

里恩没有说话。你是在害怕吧?克洛差点脱口而出,他比谁都明白里恩压在心底的恐惧,害怕失去重要之物的恐惧,所以尽可能地想让他平安归来。但他也许说不定也和里恩一样,恐惧着同样的物事。

毕竟,他是个开飞机的。

克洛没把这种顾虑揭穿,取而代之的是他温柔的安抚,像是要抚平那穷尽一生也许也无法平愈的伤口。

“你的父母很想念你,还有你的妹妹。你没回去他们都很遗憾。”

“……嗯,我知道。”里恩的神色看上去有些复杂。

“下次你要回悠米尔,我送你。”

里恩注视着他,似乎在确认他的真意。明白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后,他反而笑了,那是这两天来,克洛见到他脸上展露的第一个微笑。

“谢谢你,克洛。”

里恩坦率地道谢,像一只满足的猫闭上了眼,更紧地抱住了克洛。克洛听见他在靠近胸膛的地方轻声说,欢迎回来。于是他也笑了起来,边搂紧对方边在他耳边说我回来了。

 

 

 

END.

 

*民航飞行员有相当的培训时长,所以在这篇里学长已经有30岁,里恩有28岁了

*做了一回高岭之花的里恩大大简直不容直视(你对眼镜里恩有什么怨念

*其实是个学长倒追里恩的故事,当然在这篇里已经是老夫老妻了。里面虽然暗示了很多黑历史,但实际上完全没想好

*这标题蠢得要命,歌还是不错的

*专业术语和部分剧情参考了Misspilot,只是写来玩玩基本上就是个雷所以不要太认真……

 

2015-09-06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