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れは君の耳に届かないくらい小さな、

冷门堆积地。无固定墙头。一击脱离重症。駄目人間。

【persona4】(完二x直斗)キミの隣で #1.2

“直斗,衣服怎么样?还合适吗?”

理世站在试衣间外问,里面立刻传来了带着些怯意的回应:

“请等一下……我不太会穿这个……”

“要我进去帮你吗?”

“不,不用了!我马上就好!”

男生们百无聊赖地坐在店子里提供的客用沙发上,唯一有干劲的就是在跟女店员搭讪的kuma。花村打了个哈欠,跟一旁的好友吐槽:“不管何时何地,不管平时穿的是男装还是女装,女生买衣服永远是最花时间的。”

鸣上想起了某只虾,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花村拍了拍身边完二僵直的肩膀:“喂,完二,你今天干嘛一直不吭声啊?吃错药了?”

完二很是紧张地看了他一眼,小声说“才没有”。

“不用紧张成这样吧,不就是换个女装吗,你可是连泳装都见过了吧?虽然那次没看到正面……”想起那次主角临时退出的选美大赛,身为一个健全的男生,花村不免有点遗憾。

“但是……”完二脸红了,扭扭捏捏地说:“我没做好心理准备……”

花村和鸣上对视了一眼,后者淡然说道:“真是个了不得的纯情处男啊。”

“住口啊!”

 

这时试衣间的门终于打开了。所有人都把目光投注过去,视线集中之处,一个娇小的短发少女怯生生地站在门边,只露出半个身子。

“真是的,直斗你要躲到什么时候,又不是看你的泳装……过来啦!”

理世伸手去拉直斗,直斗显得很慌乱,但还是被硬扯出去。

展现在看惯了她男生装束的众人面前的,是穿着纯白色露肩绑带连身长裙的纤细身姿。充满夏日风情的长裙衬托出少女美好的身形和清纯的气质。似乎是十分不适应这样的装束,直斗的右手一直握着左手手臂,双颊浮起红晕,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

“不……不好看吗……我马上去换回来……”

整间店安静了足足有十秒钟,先反应过来的女生们已经如同洪水猛兽般涌了上去。

“直斗好可爱!”

“虽然已经料想到很可爱了但没想到会这么可爱!”

“讨厌你的胸部为什么可以这么欺诈!”

“等等你们在摸哪里啊——”

在一旁目瞪口呆了许久的花村表情严肃地扶着下巴,嘴里喃喃“不妙,这真是出乎意料的不妙”。

“噢噢小直斗真是太惹人怜爱了真想上去紧紧抱住她kuma~”

“一饱眼福。”一直很淡定的鸣上忍不住双手合十拜了拜,同时下决心要说服女孩子们帮直斗买够一个衣柜的女装。

然后花村想起什么,搭住了身边完二的肩膀。

 “完二,要给你纸巾吗……什么鼻血已经开始了吗?!”

而身处漩涡中心的久慈川还不忘回过头向刚堵住鼻孔的完二招手:“完二——直斗是不是很可爱?”

身高超过一米八的铮铮男子汉很不争气地红了脸,下意识地想反驳些什么来掩饰自己的害羞,但看着完全是个美少女的直斗,又不得不遵从自己内心地点点头。

“真,真的吗……不会很奇怪吗……”直斗不安地扭着手。

觉得奇怪的只有你自己而已啦!

“完……完全不奇怪啊!”完二终于豁出去了一回,“你这样穿……很可爱啊!”

完二!你努力了!在场的同伴们都在心里给他默默点了赞。

“是吗……”直斗看上去终于放心多了,“我只有在上小学之前穿过女装呢,这样穿实在不太习惯……”

“不也很好吗,这样穿。”完二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声音低得像是在自言自语。“明明那么可爱。”

“咦——你说什么大声一点?”理世不怀好意地靠近他。

“啰嗦!”完二脸红得不行,撂下了狠话就跑走了。

“哎呀呀,害羞了~不过坚持到这份上也值得鼓励了。”理世心满意足地笑了。

“那个,我可以换下来了吗?”直斗满脸为难,到底还是不习惯被人围观。

“当然不行!在这边禁止穿男装!你就穿着走吧!”理世一个眼神,鸣上立马掏出了钱包到柜台付款去了。

“怎么这样……而且付款果然还是我来吧!”

“你就别管了,真要觉得对不起我们你就多买几套衣服回去,每天轮番穿给我们看。”

“对呀,我们会给你拍照的。”雪子摇头晃脑地开起了小花。

“请住手……这样我会很困扰的……”直斗弱气的声音根本没有说服力,反而激起了众人的某种保护欲。

“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可爱啦!”千枝一把抱住了直斗揉揉头发。

“真想把她装扮成女儿节的人偶啊。”

“好热闹啊kuma也要加入kuma!”

……

目睹这一幕的花村感慨:“居然想看女孩子穿女装,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最后在大家的坚持下,直斗被迫买了好几套日常的女装。最开始试的那套穿在身上是女生们的坚持,据说这样看起来更有度假的感觉。

在城里用过午餐后,前·自称特别搜查队一行人坐着八人座的面包车,来到了此次度假的目的地。那是以小银鱼盖饭和大海著称的一座岛屿。虽然到海边已是每年的例行节目,但车上的一群年轻人还是在看到大海的时候沸腾了起来。

“可以看到了耶,海滩!”

“好棒哦,好多海鸥!”

“跟我们那边的不太一样呢,这边的风景更漂亮!”

“可以闻到海风的咸味呢。”

“悠,我们这次要住哪里?”花村兴冲冲地问。

“之前我在这边打过短期工的一间旅馆。老板很欢迎我带朋友过去。”

“……你到底打过多少份工啊。”

不久车停在了一座样式古老的旅馆面前,看起来倒像是普通的家庭旅馆。鸣上停车的当口,花村拉开门。

“不好意思——请问有人吗——”

不一会儿,一个有些阴森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欢迎光临……”

一干人全被吓得身体一缩,女生们脸色变了。

随即一个披头散发的穿着白色和服的女子趴在门后,向他们行礼。

“你们就是预约好的客人吧……请进……”

全场寂静三秒。

“等等等等?!我突然有点不想进去?!”花村后退了一大步。

“好可怕啊啊啊啊啊是贞子吗!!!!”最害怕怪谈的千枝面如土色,紧紧抓住了雪子的手。

“不好意思我想我们走错地方了。”雪子反应很快。

“悠……悠学长呢……?”理世和kuma都躲在了完二身后,大气都不敢出。站在他面前的直斗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结果一个没站稳撞进了完二怀里。

原本完二也紧张得冒汗,偏偏碰上这天上掉下来的福利,几乎是想都没想,伸手扶住了那对纤细的肩膀。

“啊,抱歉……”少女回过头,脸色有些苍白。

“喂,你没关系吧……”

“我没事。”直斗看了一眼他放在自己肩头上的手,他才像烫着了一般松开手。

正在气氛僵持的时候,鸣上终于出现了。

“你好,贞子小姐。”他非常从容地跟类似幽灵一样的女子打了个招呼。对方立刻迎了上来,气氛也从刚刚的寒冬地狱变成了春风化雨。

“鸣上君,这些是你的朋友吧?”

“没错。”他转而跟大家介绍道,“这位是这家旅馆的女老板,贞子小姐。”

……还还还还真的叫贞子啊?!

“贞子小姐……你好…………”花村讪笑着摸了摸头。

“对不起,吓着你们了吧,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什么客人上门的。”贞子幽幽叹了口气,站起身往里面走去。“请进来吧。”

“呐,悠……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打工啊?”大家纷纷走进旅馆的时候,花村悄悄地问鸣上。他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阵,说:“因为,这里薪水最高。”

“我就不该问你的……”花村感觉自己的期待又被辜负了。

“嘛,除此之外这个旅馆还算是不错的,别摆出那副表情啊阳介。”

“是是……我原本还期待着有漂亮的女招待员来着……”

 

贞子小姐把大家带到了二楼的房间,男生和女生的房间虽然分开但就在隔壁,也很好串门。她把两扇门都打开后,立刻响起了一阵阵惊呼。

“好——棒的房间!”花村被外表的平实和里面的装潢豪华对比惊呆了。

“哇~快来看,可以看到大海耶!”千枝跑到房间的窗户边,兴奋得哇哇大叫。

“好厉害,比我家的还豪华呢。”雪子一边打量着房间一边感叹。

“房间好大kuma!好像可以滚来滚去~”

“喂你别真的滚啊!”

“直斗,等会儿我们一起打沙滩排球吧!”理世拉住了直斗的手。

完二环顾了房间一周,露出了有些顾虑的眼神。

“前辈,这里很贵吧?住这种地方真的不要紧吗?”

“没关系。”鸣上把行李提进屋子,“贞子小姐说会给我打折。”

站在门外的长发女人掩着嘴呵呵一笑:“因为空着也是空着,虽说现在是旺季,但是我家还是老样子没人来呢。”

“如果贞子小姐你能扎起头发,一定能吸引不少顾客的。”鸣上温和地说。

“呵呵,鸣上君真爱开玩笑。卫生间在这一楼走到底的左边,下面还有24小时供应的小型浴场。这边走出去就是海边,附近还有许多可看的景点。晚餐是晚上6点,届时请各位到一楼就餐。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打屋里的内线电话问我,那我先不打扰各位了。”流利地交代完注意事项后,贞子小姐便微微行了个礼,悄无声息地飘了出去。

“其实贞子小姐是个好人呢。”花村对着她消失的地方感慨道。

“而且还是个美女。”鸣上的口吻非常认真。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这么相信吧……”花村摇摇头,“对了,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我们要不要去哪里走走?”

鸣上看了看喧闹不已的众人,点点头。“我对这带也比较熟悉,先带大家随便逛逛吧。”

 

于是一干人手忙脚乱地把行李收拾到房间里,便跟着当地导游鸣上出了门。小小的海岛干净而整洁,天空蓝得纯粹,时常有海鸥在头顶上盘旋鸣叫。道路两旁闲散地开着些卖海产和鱼盖饭的小店,不知为何看见鸣上,人们都像是和他有非常深厚的交情,忙不迭地跟他打招呼。

“悠,虽然从以前开始就这么觉得了,但我还是要说,你的人缘可真好啊……”在一家鲜鱼店的老板硬是要给他一条今天刚捕上的鲔鱼又被拒绝了后,花村终于忍不住说。

“过奖了。”鸣上突然停下脚步,指着通往小山上的一条小路。“这条路上去一直走,尽头是一家神社。”

“噢噢,然后呢?”千枝问。毕竟神社到处都有,并不稀奇。

“那间神社,据说还挺灵验的。”

“咦——鸣上你自己亲自试过?”

“那倒没有,只是听岛上的人说的。因为相当有名嘛,好多人特意从外地赶过来祈愿。”

“那在哪方面比较灵验?”雪子好奇。

“唔……恋爱和健康吧,好像特别灵验的样子。”

听到恋爱这个词,理世立刻眼睛发亮地看着鸣上:“那我要去!求个跟学长的好签!”

“这孩子倒还是跟以前一样啊……”千枝挤出一个苦笑。     

鸣上巧妙地无视了理世不知第几次的变相告白,带着大家继续往前走。

“恋爱运吗……”完二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却被身边的直斗听见。

“怎么了,巽君?”直斗问。完二顿时像被雷劈中似的拼命摇头:“不不没事……啊!那里有一只猫!”

“哪里?”直斗的注意力被转移了。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为自己的胆小感到了心酸。果然还是害怕自己喜欢她的事暴露,如果被她知道的话,她会怎么想呢?如果她讨厌自己的话,那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的好。

……不过,那个神社听上去还不错,明天早上悄悄去拜一拜吧。

 

一路散步到海边,海水已经开始涨潮,海滩上的人也寥寥无几,天边已经露出一丝橘黄的暮色。大海起伏着细密的波浪,仿佛鳞片般闪耀着光亮。

“好漂亮~”千枝伸展了下身子。

“好辽阔的景色。”雪子说。

“大海还真是,不管多少遍都看不腻呢。”直斗微笑着说。

“呐呐~赶快脱掉鞋一起去踩水吧~”理世拉着直斗不由分说地冲下堤岸,另外两个女生也跟着跑了下去。kuma当仁不让地跟在女孩子后头凑热闹去了,剩下三个大男人在堤岸上面面相觑。

花村扯起嘴角,“那啥,感觉这样的情景,每年都会经历呢。”

“那不也很好吗,希望这个传统能保持下去就好了。”鸣上扬起一丝笑意。

“完二呢?不去玩吗?”花村注意到在一旁尴尬站着的高大男生。

“咦,前辈们要是不去的话,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跟女生凑一堆!”完二有点慌张。

“你啊,这种时候不应该去看看直斗么?想想吧: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美少女,沙滩,大海,即将落下的夕阳!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是吗?错过这次你会后悔的!”花村意有所指地坏笑。

完二立马脸红了,“我我我又不是为了直斗才——”

“上吧完二,你想变成真正的男人吧?”鸣上一脸云淡风轻地说着不得了的话。

“前、前辈……”完二不知该感动还是该为难。

“少废话,快去。”

“是!”

看着完二逐渐跑远的身影,鸣上松了口气。

“这些后辈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花村点头表示赞同:“尤其是他们两个,看着就着急。真是的,这都快两年了吧?关系居然还是停滞不前,真不知道是完二太蠢还是直斗太迟钝……”

“两个人都不擅长表达呢。”

“……要是能学你一半就好了。”

 

完二走到沙滩上,看见几个女生正站在浅海里玩水。一群风华正茂的女孩子在水里嬉戏实在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但他的目光不知不觉就只停留在站在稍远处的短发少女身上。

她站在齐踝深的海里,不间断的浪花卷上来。飞溅的水花沁湿了裙摆,她只好将裙摆提在手里,出神地望着看不到头的大海。海风拂过,摇曳着少女凛冽的齐颈发丝,被暮色染红的侧脸柔和秀美。

他就这样站在离她大约十步远的距离,静静地看着她。海风的声音灌进耳里,除此之外一切都消失了:不远处的喧闹声,海浪声,还是盘旋在头顶上海鸥鸣叫的声音。眼里只有一个人的世界单纯得令人害怕,仿佛一切都是静的,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然后他想如果能拍下来就好了,这一幕。于是他摸出口袋里的手机,翻开盖子。

咔嚓。

快门的声音惊动了心里蛰伏的情绪。他赶紧收回手机,为自己就像跟踪狂一样的行为脸红不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少年般带着沙哑的柔和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

 

“巽君——”

完二当即心里一惊,捏在手心里的手机上一层汗,他慌张地移开了目光。

“哦,哦!什么事啊?”

“过来这边一下可以吗,海里好像有什么。”

听直斗这么一说,完二就像接到了命令一样大步走了过去。

“什么东西?”他脱掉鞋踩进水里,直斗指向不远处。

“那个,像是塑料袋一样的……”

那东西慢慢漂近,完二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蓦地悚然一惊。

“那是……水母?!”

“什么?”直斗被吓了一跳。被他们的声音吸引过来的女生们也大叫起来。

“水母?!”

“快走!那东西可能有毒!”

“咦?”直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完二不由分说地揽着腰半拖半抱着离开了这片海域。

闻讯赶来的鸣上看着惊魂未定的伙伴,表情波澜不惊。

“这附近的海域经常有水母,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不不不这不是稀奇不稀奇的问题吧,那不是很危险吗?!”千枝哭笑不得。

“习惯就好。”

“不这也不是习惯的问题吧……”花村很无奈。

“开玩笑的。不过是因为这片海滩收拾得不够干净,而且因为现在天色晚了看不清楚。白天的话会比较明显也容易躲开。”

听他这么一本正经的说明,大家也就都放下心来。

“我们回去吧。天也要黑了,也差不多到吃饭时间了。”雪子提议,大家纷纷响应。

“完二,直斗!你们还呆在那里干什么啦!”理世回过头叫人,被叫的两个才发现他们还维持着刚刚的那个姿势。完二赶紧松开抱着直斗的腰的手,像被抓了现行一般慌张不已,一跳一跳的找到自己的鞋子穿上。满脚的沙子膈得脚生疼,可他现在只想迅速逃离现场。

“巽君。”少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机械地回过头,撞见在夕阳底下显得十分温暖的那张脸,正对自己轻轻微笑着。

“刚才谢谢你。”

 

又来了。

那个声音。

擂鼓一般敲打着心脏的,剧烈的回音。

 

“那么,回去吧。”直斗呼了口气,大概是穿了一天的女装让她感到疲倦。她穿上放在沙滩上的凉鞋,一深一浅地走向不远处的理世。片刻她又回过头,对着仍然愣在原地的完二呼唤:“巽君,不走吗?”

“哦哦,就来!”

男生如梦初醒般追上去,接下来又不免被双马尾姑娘狠狠嘲弄了一番。

那时的日子不长不短,天空云淡风轻。

那是他们曾经以为永远不变的风景。

 

 

===============

……其实我到底对直斗的女装有多怨念(揍

话说回来,想看女孩子穿女装又有什么不对!(……哪里不对

老梗一堆。第一章就写了2W多的不知道该怎么分章节。这算什么?TV版开播一小时特别节目?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