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れは君の耳に届かないくらい小さな、

冷门堆积地。无固定墙头。一击脱离重症。駄目人間。

【persona4】(完二x直斗)キミの隣で #1.4(#1Fin)

 

清晨的太阳笼罩在薄雾之中。即便是夏天,早晨的空气依然还是有着些许凉意。完二大清早就醒了。他看了一眼睡得横七竖八的学长们和kuma,披上衣服悄悄离开了房间。

离早餐时间还早,于是他决定去昨天的那座神社看看。马路两旁的店铺都还没开,只有一些鱼店的工人在店子前打扫。空气中充盈着海的咸味,海鸥的声音在很高的地方来回盘旋着。他走上那条狭窄的山路,脚下的树叶沙沙作响。这条路只是无限延伸到一个终点,静谧的空间仿佛与世隔绝。在这样的路上走着,会有世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错觉。

巽完二与过去的自己不一样了。虽然还是习惯大嗓门说话,动不动吐槽别人,在对待白钟直斗的态度上也没能比过去更有出息。可是,确实不一样了。像现在,他会耐心地一步步往上爬,而不是突然就放弃了独自走到尽头的念头。最近也有商店街的人常说,那个巽屋的儿子,神情比以前看起来要沉稳多了。

在鸣上回去的这一年间,他也成长了许多。

不知不觉,视野陡然变得宽阔,阳光也像是终于能透了口气般毫无顾忌地撒下来。山路两旁的竹子沙沙摇曳,微风带过几片竹叶擦过眼前,在那片落下的翠绿中,透出在不远处望向这边的眼睛,宛如雨点洗净了尘埃。

初夏的阳光让他不由得眯起了眼,偏偏又能从这静谧得只有风声的神社清晰听见心脏的鼓动声。一下,一下。鼓噪得如同夏日惹人厌的蝉鸣。

为什么呢,不管是在雨天,晴天还是下雪的日子,不管是在课室里,学校的走廊,神社,河岸边还是商店街。只要与她相遇,每次都忍不住怦然心动。频率高得令他感到厌烦,同时也深深地感到挫败。

每次见面都会加深对她无可自拔的心动,会喜欢到这个份上,也只有自己这种笨蛋了吧。

而且最蠢的是,他们已经认识两年了,但他也只能举起右手,若无其事地——

“哟,早、早啊。”

“啊,巽君,早安。”直斗起初显得有些惊讶,似是没料到会有人大清早出现在这里。看清来人后又放下了心,微笑着跟对方打招呼。“真早啊,是有什么事吗?”

“不,你才是吧……”完二不知道该把视线往哪搁。被清晨的阳光照耀着的女孩实在太过耀眼,仿佛散发着莹莹的光芒。

“嗯,昨天听学长说起这里,有点在意,就趁着早上凉快过来看看。”

“我,我也是……有点在意。”

“真的吗?”直斗像被人认同了一样高兴,“听说是恋爱和健康比较会得到保佑呢,来的时候也跟当地人打听过,确有此事。巽君也是来祈福的吧?”

“嘛……差不多吧。”害怕自己被误会,完二突然大声辩解道:“我我我只是来给家里的老妈子拜一下而已!她最近还感冒了来着!”

直斗被他的大嗓门惊得一怔,又淡淡地漾开了笑意。

“是这样啊,因为巽君是个孝子呢。我也打算给爷爷祈福,希望他可以长寿健康。”

“笨、笨蛋,说出来就不灵了不是吗!”

“说的也是。那我们一起来祈福吧?”

看着直斗毫无阴霾的笑颜,完二心底某处变得酸涩而柔软。她真是个美好的女孩,好到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可是该如何阻挡这呼之欲出的心情呢?它在体内静静喧嚣,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出口。

——你并不知道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世上说不出口的话数不胜数,而暗恋无疑是最难以启齿的。它就像一株以秘密为养分的花,只愿开在无人知晓的潮湿角落,被终年的雨水灌溉。

 

“哦,好啊。”

最终他只是欣然答应,于是两人站在神社的钱箱前,投了两枚硬币,一起摇动了垂下的铃,一起拍两次手,合掌闭眼。

——希望老妈身体健康,能活到100岁。

——希望我能一直保护这家伙。

——希望她也能喜欢上我,哪怕只有一点点。

 

太贪心的欲念能实现吗,神灵会有那么慷慨吗。

但是,这就是我所有的愿望了。

 

>>> 

两人回到旅馆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起来,聚集在大厅里。看见他们俩并肩走进来,所有人都露出了会心的坏笑。

“早啊直斗~一起来就发现你不见了,这么早去哪里了?”理世上来亲昵地勾住了直斗的手臂。

“早安。我醒得早,怕打扰你们就到外面去散步了……”

“哦~完二也一起去散步了?”女孩拖长了音看向完二,后者立马红了脸。

“才才不是!只是在神社刚好碰见了——”

“哦哦~是在神社啊~”花村坏笑着点点头。

雪子恍然大悟:“鸣上君昨天说过的那间神社?记得确实是对恋爱有帮助的样子……”

“不不不不是那样!”完二紧张得口齿不清,“才不是什么恋爱!!”

“你们误会了。我跟巽君只是给各自的家人祈福而已。”直斗坦然得让还想八卦的众人顿时萎了。

“什么嘛,真无聊~”理世失望地瞪了一眼完二。“关我什么事啊喂!”完二察觉到她不言而喻的目光,又是憋屈又是愤懑。

“说起来,为什么大家都在这里?”直斗问。

“当然是为了等完二和小直回来听八卦唔唔——”

花村一把捂住了kuma的大嘴巴,强挤出一个微笑。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吃早餐吧。”

 

>>> 

 

吃完早餐后,大家决定去海边玩。这时候海边已经聚了不少游人,女生们说要先去换泳衣,预先换好的男生组于是到沙滩上占位置。

“kuma发现了一个好地方!”穿着花哨泳裤的金发少年蹦蹦跳跳地跑到了一顶无人的大阳伞下,立马在白色的沙滩椅上摆出了大爷的姿势。“劳驾来一杯夏日迷情。”

“滚你的,装什么酷要什么鸡尾酒啊。”花村一脚把他踹下来。

“嘤嘤嘤嘤阳介好过分~明明抛弃了人家去跟师父相亲相爱,还这样对kuma~”

“更过分的还在后面呢。你,跟我一起去买饮料和小吃。”花村不由分说拽起kuma,被拖走的金发少年一路泪流满面:“不带这样的kuma!居然要kuma去做苦力太过分了——”

随着kuma抗议的声音渐行渐远,鸣上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对着在一旁发呆的完二说:“我们收拾一下吧。待会她们过来可以有地方休息。”

“是!”

他们又找了两张太阳椅摊在阳伞下,这样一来阳伞就显得太少了。鸣上想了想,问海边烧烤摊的大叔借了一把店子里的阳伞,对方非常爽快地就答应了。

两人合力撑起那把大阳伞,好不容易干完这一切,完二抹了一把额角的汗。

“前辈好厉害啊,感觉没人会拒绝前辈的请求。”

鸣上笑了笑,“没那种事,我也是一路被拒绝过来的。”

“这算经验谈?”完二一脸不敢置信。鸣上点点头。

“不是谁都能一开始就做得很完美的。也不是没有受伤的时候。但如果真心待人的话,总有一天对方会知道的,不用焦急。” 

“……前辈,你这是在对我说吗?”完二显得有点不安。

“当然,这里有第三个人吗。”

“原、原来前辈知道吗……”

“什么?”

面对完全不为所动的前辈,完二越发不知所措起来,又望天又看地。

“那个,就是……我对那谁的事……”

“嗯,知道啊。”

“我连名字都没说你就知道了吗!你果然是在耍我吧!”

“如果是你喜欢直斗的事,我们都知道呢,所有人。”他特意在“所有人”上加了重音。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说了!万一被她听到怎么办!!!”

“被她知道的话会很困扰?”鸣上停住了话头,看着这个外表粗鲁实则心思细腻的后辈。

完二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支吾了一阵后垂下了脑袋。

“那是当然的吧……毕竟她对我没有那种想法……”

虽然已经心知肚明,但真正说出口还是会感到心里一疼。

是啊,那家伙只把我当作“同伴”来对待,我早就知道了。

鸣上注视了他半晌,说:“那你打算就这样放弃吗?”

“不……说到底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罢了。”

“我刚刚说了吧,没有人从一开始就能很顺利。受伤在所难免,但只要不放弃自己的真心,她会察觉的吧,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吗……”完二深吸了一口气,苦笑起来。“那会是什么时候呢?”

“那就要看你的努力,还有她的悟性了。”

“前辈,其实我……很害怕。”

“嗯?”

海浪声和人群的喧嚣声远远传来,完二紧紧捏起了拳头。

“我啊,是个胆小鬼。因为害怕得知她的回答,所以一直不敢面对她。如果她拒绝我怎么办——不,在那之前,如果因此造成我们的关系破裂,连朋友都没法做,那我会难过得要死。”

然后他露出伤感又异常坦然的笑意。

“所以,与其变成那样,我宁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会说,只要能陪在那家伙身边就好。”

因为嘴拙所以不会什么甜言蜜语,因为脑袋笨所以想不出更好的接近的方法。

但是这样的自己,也可以在她身边拥有一席之地。名为“同伴”的羁绊,会给予他站在她身边的资格。那不是花朵般脆弱的感情,它靠着更本源更牢固的东西维系着,在遥远的未来,也会长久地持续下去。

而他,拥有许多人这辈子再也不会与她共有的这段羁绊,就已经心满意足。

“而且那家伙虽然没说,但她其实一直喜欢着前辈你。我怎么可能赢得过前辈啊。从一开始就输了不是吗。”

完二爽朗地笑着摸了摸头,看着这样的他,一贯不露声色的鸣上罕见地叹了口气。

“——完二,你真是个好人啊。”

“什、什么啊,突然说这种话。”脸皮薄的完二脸红了。

“不,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都会支持你的。”鸣上拍了拍比自己还高的后辈的肩膀,“不要放弃。而且事情并不像你想得这么糟。”

“什么意思……?”

鸣上还没来得及回答,花村和kuma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哟,我们买好了——啊,抱歉,打扰你们了?”

“都怪阳介不让我去搭讪大姐姐,要是再赖一会我就肯定能勾搭到了kuma!”

“这是我的错啊?!”

剩下的就让他自己慢慢参透吧。鸣上看着又拌起嘴的同伴们这么想。

完二他还未曾察觉,“憧憬”和“喜欢”,其实是有着微妙差别的两种心情。

而直斗对前队长的好感,无疑是属于前者。

……或许还要加上一个过去式。

 

“啊,来了来了。”花村突然放弃了跟kuma的小学生式吵架,拼命朝着一个方向招手,“喂——这边这边——”

“哦,原来在这边。”千枝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突然完二背对着走过来的女生们僵直了身体。这反应被花村注意到,他抱着调戏的心情用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背。

“喂怎么了?要我借纸巾给你吗?今天我可是有随身带着的哦。”

“啰嗦……”

“怕什么啊,反正早晚都要面对的不是吗。啊过来了哦。”

完二的心情顿时就像有一群shadow铺天盖地朝自己扑过来。

花村撂下兀自僵直的完二,满脸堆笑地迎上去。

“欢迎欢迎各位小姐~饮料和食品都已经为各位准备好了哦~”

千枝狐疑地上下打量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喂!你就以吐槽我为乐吗!”花村一秒破功。“看清楚了,阳伞和沙滩椅是完二和悠弄来的,我跟kuma买好了八人份的饮品和小吃!还是自掏腰包诶!好心没好报!”

“挺能干的嘛,从哪弄来这么大的阳伞?”千枝完全无视了花村,端详着头顶上那把大得夸张的阳伞。

“……听人说话啊!”

“学长,快看看人家的泳装好不好看~特意为了今天新买的哦~”理世一把拉住了鸣上。穿着玫瑰色比基尼,披散了长发的她确实充满了甜美的女人味。

“挺好看的。”鸣上点点头。他环顾一周都穿着泳装的女生们,由衷地称赞:“大家都很好看。”

“真,真的吗?”雪子有点害羞地垂下头,摆弄着泳装的裙摆。千枝干笑两声:“雪子你不要这样啦,搞得我也害羞了……”

就在差点陷入尴尬的时候,理世把一直躲在她们后面的某个娇小身影拉了出来。

“真是的,不要老躲在后面嘛,又不是见不得人。”

“但,但是——”

“锵锵!”理世凭着一股蛮力将拼命往后躲的人一把推到前面去,“你们看!这可是我引以为豪的杰作呢!”

这句话的意味在他们一看到成品就秒懂了。

“不愧是小理世!GJ!”花村竖起了大拇指。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小直的泳装呢kuma~那次选美没能看到实在太可惜了!”

“太赞了。”鸣上毫不吝惜地给予了高评价。

“是……是吗……”

虽然不是第一次穿泳装,但是这样在人前展示还是头一回。直斗羞红了脸,眼睛一直盯着地面。

“我们不会骗你的啦,哎呀真是大饱眼福。”花村一脸心满意足。

“小直,请给自己多点信心,这个沙滩上的男人都会被你倾倒的kuma~”kuma就差没扑上去。

“看吧,我就说没问题的。”千枝笑了,“而且我们一路走来的时候,大部分的目光都落在直斗身上呢。”

“请,请不要说那种话。”直斗敌不过自己的羞耻心,捂住了自己的脸。

“有什么嘛,因为你的身材确实很好啊。”理世轻轻一戳她的腰部,立刻引起一声惊叫。

“请住手——真是的……”

“哎呀哎呀,真是美好的光景啊。你说是吧完二?”花村搭住一旁完二的肩膀,感受到手下肌肉的僵硬,不由得好笑。“得了,你就转过身来看一眼吧。”

“就是啊完二,错过了就没机会了!”理世跟着起哄。

为了不让自己的情绪表露得太明显,完二只好转过身子。结果一看到站在对面的短发少女,体内的血液就失去了控制似的一个劲地往脑上涌——

她穿着质地看起来很好的深蓝色的比基尼,衬出她莹白的肌肤。还有那对吸引了整个沙滩的回头率的傲人胸脯,泳装也只起到了欲盖弥彰的作用。

啊啊……

这次旅行,说到底是为了挑战我的血量而设的吗?

没等他来得及深入思考,鼻血就先一步背离了意志喷涌而出。

 

“哎呀,倒下了。”雪子被戳中了笑点,笑得停不下来。

“真没用。”理世叹了口气。

 

>>> 

 

海浪声,人群的喧嚣声,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有什么凉凉湿湿的东西搭在自己的额头上,好舒服……

记忆纵深。模糊中仿佛回到幼时,年轻的母亲守在感冒发烧的自己身边,彻夜照顾自己。

现在回想一下,过世的父亲的面容已变得模糊不清……为什么呢?明明他曾经握住自己的手,对自己说要好好照顾母亲。

结果变成了被照顾的那个吗……我还真是没用啊……

被睡梦中的那股不甘心拉扯醒,朦胧的视野里逐渐出现的人影,是那样熟悉。

“啊,你醒了?”

少女的面容渐渐变得清晰,完二猛然一惊,反射性地坐起身,一阵强烈的晕眩狂风般袭来。

“等等巽君,不能突然坐起来!”直斗连忙把他压下去,把刚刚从他额头上掉下来的湿毛巾重新搭上去,摸了摸他的脸探了一下热度。只是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完二又淡定不能,赶紧别过眼去。

“我……我没事。”

“别说傻话了,你刚刚可是直接昏过去了哦。好像有点中暑的样子,不要乱动比较好。”

这到底是托谁的福啊。完二在心里哀叹自己的无能,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往那边瞟。

虽然直斗没有换下泳装,但大概是为了防晒,又或许是为了掩盖令她难为情的这身装束,她披了一件带兜帽的白色上衣。这下看上去倒是好多了,完二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老实说,老是看她穿刺激人的装束不利于自己的身心健康。

“你……刚刚是你一直在照顾我?”他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在不远处的海滩上,女孩子们正在打沙滩排球。没看到男生们的身影,大概是到海里玩去了。

“嗯,他们要我照看你。”直斗拿过一瓶水凑到完二嘴边,“喝点水吧?”

“我,我自己来。”他完全无法忍受跟她有肢体接触,一把抢过水瓶咕嘟咕嘟地灌了几口。注意到对方担心的眼神,又别扭不已:“我已经没事了,谢了。”

“没事就好。”直斗放下心,起身坐在一旁的沙滩椅上。

“抱歉……”完二突然说。

“嗯?”直斗抬起头。

“那个……呃,本来应该好好玩的,结果要你来照顾我。”而且说到底都是自己的问题。

“啊,不用在意。”直斗怔了怔,唇角勾勒出温和的微笑,“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且……我也挺担心你的。”

“担心……我?”

“嗯,因为这次旅行,巽君一直都挺不对劲的,是身体不太舒服吗?如果真是那样,一定不要硬撑哦。”

不……那都是因为你啊。无从辩解的完二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不,怎么说呢,那个……我没什么大问题啦。”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看着女孩确实显得安心的表情,完二感到十分窝心。即便知道她是基于朋友的立场关心自己,但这样他也已经满足了。 

这时,理世冲着这边招起了手。

“喂——直斗——”

“我去去就来。”直斗看了一眼完二,躺在椅子上的他挥挥手,冲她扯起嘴角。“没关系,反正那家伙是想让你过去一起玩吧,去吧。”

“可是……”

“别把我看扁了,我可健壮了!”倒不如说就因为太健康了所以才会这样频繁倒下。

直斗扑哧一下笑出声,终于站起身。

“那我过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吧。”

“喔。”

 

直斗一路小跑到同伴那儿,几个女生交谈了一下,然后开始一起打沙滩排球。看着她奔跑跃动的纤细身姿,完二忽然觉得这次旅行虽然充斥着各种心惊肉跳,但也不失为一件美好的回忆。

天空蓝得有些过分了。几丝白云悠闲地徜徉着,盯着看的话会觉得躺着的自己也差不多。

如果闭上眼睛的话,一定可以做个好梦吧。

 

……

 

过了不知多久,好像连海浪声都停了下来。但是灌入耳中的除了风声,还有一些不太和谐的嘈杂声音。被吵醒的完二睁开眼,往嘈杂的声源地望去,只见几个看起来不太正经的男人围着雪子她们,好像是在搭讪。

“喂,这不是小理世吗,lucky~居然可以在这种地方见到大明星~”一个染着金发的长发男人坏笑着,几个男人对女生们慢慢缩紧了包围圈。

理世碍于还在进行偶像活动,不好被人落下话柄,虽然一脸气愤地想要说些什么,但又拼命压抑了下来。

“你们想要干什么?”现任警校生徒的千枝率先出面挡在同伴面前,对这群不怀好意的男人怒目而视。

“干什么?”男人们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笑得前仰后合。其中一个男人说:“当然是想请你们一起去玩嘛。怎么样?跟着我们走不会吃亏哦。”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有伴了。”雪子冷声道,眼里凝满冰霜。

“哈哈哈,如果真有伴的话不会坐视不管的吧!别骗人了!”

“可恶,在这种时候……”千枝咬着牙,狠狠咒骂了顾着去冲浪的三个男生一百次。如果只是一两个人她还有自信能对抗一下,但对方足足有5个人,光是从人数上她们也输了。

“你看,果然是在骗人嘛。”不良青年们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伸手去拽雪子,“只是玩玩而已,有什么不行的?”

千枝强硬地夺过雪子,将她护在身后,气愤至极地瞪着做出不轨举动的男人。

“你们这群混蛋……!别想动雪子一根寒毛!我会杀了你们!”

“呜哇,这女人力气还挺大。”

“搞什么啊,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既然如此,那小理世跟我们一起走吧。”

说着就有人去拉理世,女孩害怕得尖声叫着“放开我”,直斗见状一把抓住男人不安分的手臂甩开,拦在理世面前。

“这个海滩上有巡视的保安人员,如果不想扩大骚动惹来麻烦,我想还是你们赶紧离开的好。”

“哈?那些保安我可是完全没看到啊——在哪里呢——”那男人对她的话完全不屑一顾,又讨人厌地特意凑到她面前去。“仔细一看,这小妞还挺可爱的嘛,而且胸部很大。就凭这么娇小的你也想保护同伴?太好笑了吧?”

“你——”直斗气得涨红了脸。这男人踩中了她的双重,不,三重雷点。寄宿在心底的男子汉气概陡然爆发出来。

“我不会让你们碰她们的。”她眼神凛冽,向前一步伸出手将大家护在身后。

“直斗!”千枝惊愕地看着挺身而出的同伴,“不行!”

不良青年们愣了愣,随后发出一阵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电视剧里的热血游戏吗!保护同伴什么的不要笑死人了!”

“哎哟这小妞真有意思。那也行,既然想保护她们,你代替她们跟我们走吧。”

说着,那男人就一把拉住了直斗的手腕。直斗拼命想要甩开,可是对方力气太大,根本无法撼动半分。就连“放开”都无法说出口,直斗瞪视着自己被抓住的手腕。它是那么细,想要保护些什么,听上去就真的那么不堪一击。

“直斗!”

“可恶,快放开她!”

“那可不行,是她先挑衅的吧?那就得好好负起责任来啊!”

在电视杀人事件过了许久的现在,她第一次那么痛恨身为女性的自己。那么弱小,就连亲手去守护什么都难以做到。而且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面对着散发出危险气息的雄性,身为女性的本能让她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不行。

不能示弱。

绝对不能示弱——

“喂,叫你们放开她,没听到吗。”

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让几乎被恐惧打败的直斗愕然地抬起头,然后禁锢着自己的手松开了。

“好痛好痛好痛!!!!!”刚刚抓着直斗的混混痛苦地大叫起来,那只手被握在来人的手里,像捏小鸡一样被碾得咯咯直响。

“真是的!臭完二你太慢了!”理世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还不忘数落对方两句。

“你在对谁说话,啊?”完二深吸一口气,眼露凶光。“喂,你刚刚是用这只手碰了她吧?”

曾独自消灭了一整支飙车族的男人看上去魄力十足,一时间原本气焰嚣张的混混们都面露怯色。

“手、手、手手要断了——”被紧抓不放的男人惊恐得放声大叫。这急转直下的情况让他的同伴们都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

“完二君,不行!”雪子试图阻止他的暴行,但饶是她也不敢轻易接近此刻如同恶神附身的完二,只好紧紧抓着千枝的手。

“怎么办,悠学长、花村学长、kuma……你们去哪里了啊……”理世发现事情越发无法收拾,急得红了眼眶。

“够了,巽君。”

这时一个略带疲惫的声音阻止了完二准备进一步摧毁那只手的举动。他回过头,直斗拉住他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注视着他的眼睛里染上了一丝祈求的色彩。虽然旁人看不出来,但完二可以清晰感觉到,握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正细微地颤抖着。

——她在害怕。

她在害怕我吗。

这么想着,手劲不由得松懈下来。被松开的男人恐惧地看了他们一眼,头也不回地逃走了。他的同伴们见状,也赶紧离开了。海滩重新回归了平静,几个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大概是因为神经一直紧绷,总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直斗脚一软瘫坐在地上。

“直斗,你没事吧?”理世急忙弯下腰安抚她。

直斗摇摇头,看上去非常疲惫。

“我没事……只是有点被吓到了。”

“别说你了,我们也被吓到了。幸好有完二在,是吧?”千枝努力扯动嘴角,就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打圆场。

“喂。”

头顶上传来凶巴巴的声音,隐约带着怒气。直斗抬头看他,脑袋里依然一片空白,眼里多是茫然。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能强到打赢几个大男人?”

他毫不留情地质问她,印象中他还没对自己这么生过气。直斗忽然就记起了自己还是个女生,没有他那样的体魄和气力。她觉得抱歉,但同时内心对这个事实有着强烈的排斥感。

“对不起,但我只是——”

“别开玩笑了,逞什么强啊你!”劈头便扔来一句不留情面的责备,完二是真的很生气,言语里逐渐有了些失控的迹象。

“你是个女生,别去做这些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受伤了怎么办!遇到这种事就求助啊!我不是在那里吗!你为什么不求救!!”

直斗讶然地看着皱着眉头教训她的男生,一股无名的酸涩涌上来,甚至盖过了她那些不值一提的自尊心。

明明他就在那儿,为什么不去求救呢。

是对他隐约有着期待吗?还是说只想凭一己之力解决这件事?明明有好几种更好解决这件事的方案,但她却偏偏选择了最不自量力的一样。

连自己都无法保护,更妄论保护同伴。

这点我早该知道的。

“……真是个笨蛋。”

最终,完二只是低声骂了这么一句,尾音里似乎藏着长长的叹息,只是那时候女孩并不知道其中的含义。

完二负气离开后,雪子和千枝蹲下身安抚直斗。

“别放在心上,完二他只是担心你而已。”

“是、是啊,毕竟刚刚真的很危险。”

“……不是的,我不是怪巽君,是我自己的问题。”直斗看起来很低落。女生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在这时候说什么安慰的话好。

“直斗,虽然不想说这种话,但这次确实是你不对哦。”理世摸摸她的脑袋,直斗抬起眼看着友人,她强打精神的笑意里有些难过。

“虽然直斗刚刚看起来很帅气,可是啊,直斗是个女孩子哦。万一你真出了什么意外,我们都会非常内疚的。所以,千万不要逞强。”

“理世……”

“完二那家伙只是在死鸭子嘴硬而已啦,他可是担心的不得了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气成那样呢,好可怕~”

千枝突然想起什么:“我们也只在电视节目上看到过,当年他一个人击溃了整个飙车族的时候。”

“确实有过呢,那种时候。”雪子记起了他们当年去跟踪完二的惊险经历。

“不过这也说明,完二是真的很重视直斗嘛——”理世一扫阴霾,开心地拍了拍直斗。直斗不明所以地望向她,但没等理世做出进一步的解释,去冲浪的男生们就回来了。

“哟,我们回来了。”花村爽朗地打了个招呼后,很快发现女生们看着他们的眼神都不太对,声音立时矮了半截。“怎、怎么了……这个气氛是怎么回事?”

“你们啊……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就尽打岔!”千枝愤怒地踹了花村裆部一脚,他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一脸痛苦地退到了搭档的身后。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一回来就这样?!”

“冷静点。”

“冷静不了!你们得好好补偿我们!!”

“上吧!把他们揍扁!”理世腾地站起来发出助攻的指令。

“呜哇啊小千和小雪发飙了kuma!”

 

……最后,这次海边之旅就在男生组的惨叫声中落幕了。

 

 

夜晚,旅馆。

这是他们在这座岛上逗留的最后一晚。大概是白天经历了那种事,又玩得太疯,大家都没心力再去组织夜晚的活动。正值旺季的旅馆里还是除了他们以外便再无入住的客人,于是他们也乐得轻松,男女各占了一边浴室,泡澡消除一天的疲劳。

直斗是真觉得累了,也没心情再跟女生们玩闹,泡太久反而会头晕,于是她草草泡了一会儿便出来了。离睡觉的时间还早,她思忖了一下,还是被夏日的晚风引诱着,走到旅馆外的庭园里。

夜晚的庭园安静得只能听到蛐蛐的叫声。在种满了朝颜和兰草的庭园里,居然能看得到点点升起的光——那是萤火虫,淡而柔和的光亮在矮草丛里游曳着,夏日的风物诗。

“真漂亮……”她不由得凝视着这些光点,发出了轻声的赞叹。

这时身后传来木屐踩在石板地上的脚步声。

“什么,原来你在啊……” 

那个熟悉的声音是完二。直斗站起身,朝他打招呼:“巽君,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你,你才是,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完二扭过头去,庆幸夜色遮掩住了他的表情。

“我刚洗完澡,理世她们还没泡完,我就出来透透气。你呢?”

“……我也差不多。”

“那么,稍微在这里待会儿,好吗?”

被她这么一说,完二也不好意思立刻转身离开,只好呆站在那儿沉默着。

实在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她。白天的时候对她说了那种话,实际上那时他只是想把那些企图伤害她的混蛋们胖揍一顿,如果她不阻止自己的话,他绝对会这么干的。

只是不想看到她受到伤害,结果却忍不住对她说出了那种话。虽然确实是真心话,但那时的他仅仅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口不择言,搞不好还因此伤害了她。

如果她因此而讨厌自己,那该怎么办——完二有着这层担忧,一晚上都一言不发,“我是个笨蛋!”之类的念头一直充斥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就连现在这样与她单独相处,他也是格外的忐忑不安。

“今天白天的事……我很抱歉。”

结果是直斗先道了歉。

“哈?”完二一时恍了神。

“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我太欠考虑,那时候我只是一味想着要保护同伴,所以下意识做出了那样以卵击石的举动……”直斗转过身面对他,微微垂下眼睛。“对不起。”

面对如此坦率地道歉的直斗,完二一时哑口无言。

“真奇怪呢,虽说已经决定坦然面对自己是个女人的事实,但是有时就是会刻意遗忘,就像在那种时候。明明心里也清楚,凭我一己之力是不足以对抗他们的。但是,会觉得不甘心吧。”

“不……甘心?”

直斗的嘴角扬起一丝苦笑,低头看着散发着淡淡绿光的流萤。

“曾几何时我也很羡慕巽君呢,因为你是我理想中的男人的形象。又高大,又有力气,又有勇气——”

“我、我吗?!”重点完全在“理想中的男人的形象”的完二激动起来。

“嗯,但是我越是这么想,就会越不甘心。我不甘心自己什么都保护不了。但这么想也无补于事,所以我逼自己不去那么想。当一个女孩子也挺好的,我尽力这么说服自己。因为,我已经接纳了另外一个自己,我不该再迷惘下去的。”

“你……”

“所以,我不会再去做那种事了。承认自己的软弱也是很重要的事,告诉我这一点的是你啊。”

少女伫立在飞舞的萤火之中,笑容既坚强又虚幻,仿佛一碰就会碎裂在夜色里。

他表情复杂地注视着她。从心底弥漫起来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

应该为这样的她感到欣慰吗?

这样真的就可以了吗?这就是你真正的想法了吗?

听起来似乎已经没问题了,可是——

这样一来,好像就再也不需要自己的存在了。

说不出的寂寞。

 

“谁说你什么都保护不了的。”

“诶?”

“我……我觉得你已经够勇敢了。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没有抱着强烈的保护他人的欲望,是不可能挺身而出的吧?!”

 

为什么要去肯定。

如果她能多依赖自己一点的话,岂不是更好吗。

可是,这样是不对的。

她需要的是别人对她的肯定,因为那是她最缺乏的东西——这点我再清楚不过了。因为,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所以,所以啊……

 

“巽君……”直斗讶异地看着他,但眼里流露的多是因这鼓励的话语而生的感动。被她这么盯着瞧的完二反而不好意思起来,移开视线抓抓脑袋。

“不过,你也该想想先怎么保护自己。”

直斗静静端详了他一阵,突然笑了出来。

“说的也是,我会注意的。谢谢你,巽君。”

他看着她的眼神陡然变得温柔,仿佛沉落水底的萤火。

“——不那么做也没关系。”他喃喃自语,以她不可能听见的音量。

因为我会保护你的。

即便你可能不再需要。

但是,我想要拼命去保护的东西,不想让它就这样消失。

 

在那一天流萤飞舞的夜色中,巽完二下定了决心。

 

第一章完。

2013-12-24
评论
热度(9)